良辰美景总管忍 第2章
你好酷书屋
你好酷书屋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你好酷书屋 > 言情小说 > 良辰美景总管忍  作者:金妍 书号:39789 更新时间:2017-3-16 
第2章
  “宏宁,在卫家待了一个月,一切可好?”

  “一切安好,感谢大人关心?!?br>
  齐宏宁固定一个月回宫一次报告监管卫家的状况,这一他在少监府做完例行公事报告后,便空来到吏部拜见吏部尚书。

  吏部尚书高南合可说是他的恩师,时常给予扶持提点。

  “宏宁,我早提醒你,你这太过黑白分明的子要早些改了,适时软化一些,否则在官场上肯定吃亏的?!?br>
  高南合早已耳闻他被贬的来龙去脉,全因出言制止同僚帮自己人安官位,因而得罪朝中权势之人,遭到陷害。

  “是下官驽钝,让尚书大人替下官担心了?!逼牒昴?img src="tu/jin.jpg">汗颜。

  “其实,我一直在等你主动找我,结果你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备吣虾系??!安还捕?,如果你是那种会依附靠山的人,就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硬脾气的齐宏宁了?!?br>
  他之所以欣赏齐宏宁,就是因为他正直的个性在官场实属难见,一偶尔和他闲聊,谈论到现今局势,发现他的见解不俗,是个可造之材,两人相谈甚,渐渐便成了忘年之。

  “他们将你贬去卫家当总管,是在羞辱你,你就算再回少府监,也肯定会被刁难,所以我认为你该先想办法调离京城,避个几年风头、磨磨脾,之后回到京里,相信对你的前途大有帮助。这一阵子我会帮你留意京城之外的县城是否有适合你的职缺,如果有就帮你调转过去,在这之前,你就先在卫家忍一忍,不会太久的?!?br>
  运用特权,这和那些官场黑官所做的事情有什么两样?齐宏宁一听,急着想要拒绝?!按笕?,下官并不打算靠关系…”

  “宏宁,你必须学会某种程度的妥协,不然你很快就会走进死胡同里?!备吣虾锨崽??!耙蝗晃椅誓?,被贬到卫家去,你甘心吗?”

  “当然不甘?!彼敛挥淘サ卮?。

  “既然不甘,又为何不放下身段,试着有所妥协,再想办法从底部往上爬,将那些欺负你的人转而踩在自己的脚底下?”

  齐宏宁微皱起眉,他的个性黑白分明,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但官场却是灰色的,没有明显的对错界线,以致始终无法适应官场那些由来已久、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的劣习。

  自小如此,现在要改变也难…

  “宏宁,你是可造之材,别因为一时固执断送了自己的前途,那非常不值得?!备吣虾吓呐乃募绨?,语重心长地道?!罢庖徽笞幽愫煤孟胂?,关于调转出京的事,我会帮你留意,最后要不要做,你再自己斟酌决定吧!”

  齐宏宁心头像是罩上一层厚重的布,感到又闷又难受,面对恩师的好意,只能沉重地答谢?!岸嘈淮笕说奶岬??!?br>
  离开吏部,齐宏宁坐上马车,准备回返城东卫家。

  然而回去的一路上,他沉闷的心情始终没有好过,脑中一直响着高大人所说的话。

  他只想无愧于心地做好自己本分之事,没想到在官场上这却是如此困难的一件事,这让他有些灰心,却又不甘心放弃,只能继续浮沉挣扎。

  到底该不该接受高大人的好意?他感到左右为难…

  马车一路驶回城东,已是下午时分。

  抵达卫家前,会先经过一处林道,因为已是属于卫家的土地,林道两旁没有任何人家,四周分外安静,别有一番遗世独立的特殊气氛。

  马车走到一半,车夫突然拉紧缰绳,害得坐在车内的齐宏宁大大颠了一下,感到气氛有些不对。

  他一把掀开车帘?!狈⑸裁词铝??”

  “总管…”车夫伸出微颤的手指着前方?!霸勖强峙隆龅酱蚪倭??!?br>
  就在马车前方的路中央,五名蒙着面的壮硕男子横站一排,挡住马车去路。

  站在五人中间的男子恶声恶气地喊着:“遇到咱们算你们倒楣,你们最好乖乖听话,照着我的吩咐做,要不然就别怪咱们不客气!”

  齐宏宁眉一挑,丝毫不显惊慌。

  这些打劫者不知从哪来的,明明有手有脚却不脚踏实地好好去工作,跑来抢劫?

  他出门时除了车夫之外,并没有带任何仆从,也难怪会被人以为好欺负,胆敢半路拦截,就算他身上并没有多少钱,但他也不屑给他们。

  这种人他最看不起了,这回非得好好教训他们一顿不可!

  “奇怪,齐总管怎么进宫一趟那么久,到现在都还不见他回来?”

  卫千璇在齐宏宁从卫家离开没多久,就开始埋伏在林道出口外,等着执行她的“英雌救美”大计。

  她要江之昂帮她找五名看起来凶狠的大汉,趁着齐宏宁回来时假装在林道中央拦路抢劫,然后她再“非常凑巧”地带着家仆出门,和齐宏宁的马车相遇,让家仆把抢劫的大汉打跑,顺利解救他,这样她就可以开心地向他讨恩情了。

  她一边等待,一边忍不住漾起期待的笑,虽然江之昂并不看好她的计划,但她不管,非得试试看不可,江之昂说不过她,只能无奈地照着她的话做。

  “小姐!”在外埋伏的卫家仆人急忙冲回来报告消息?!捌胱芄艿穆沓狄丫搅值滥?,被那一群人给拦下了?!?br>
  “很好,咱们现在马上出发!”卫千璇急急上了马车,马车旁跟了十名家仆,声势浩大,准备开始进行计划。

  他们快速地来到林道上,越接近林道中央,一阵哀号惨叫声就越来越明显,这让坐在马车内的卫千璇不由得纳闷起来,她没叫那些大汉伤人呀!

  如果那些大汉真的照她的吩咐做,照理说是不会出现这种哀号声的,所以…现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小姐!”负责驾马的仆人突然大喊?!按?、打起来了,前面竟然打起来了!”

  “你说什么?”卫千璇赶紧拉开车帘,往前方一望,当场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

  “呜哇——痛呀——”

  齐宏宁的马车就停在路中央,车夫傻眼地坐在马车前,看着这令人不敢置信的发展,拦路的大汉个个倒在地上哀号,拚命求饶,其中一个还被齐宏宁紧揪住衣领不放,在他冷厉的眼神瞪视之下,吓得都快子了。

  “够了、够了,这位大爷,饶了咱们吧…”大汉早已没了刚才的气势,身子边抖边求饶?!霸勖遣淮蚪倭?,请大爷高抬贵手,大人不计小人过…”

  他们样貌虽凶狠,其实只是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本来以为只要演个戏,就有一笔为数不少的银两可拿,非常好赚,却没想到,这位大爷手脚功夫了得,根本不怕他们的威胁,一下车就将他们五个大汉打得落花水、哭爹喊娘,不万分后悔接了这份额外差事。

  “要我放过你们,再找其他好欺负的人下手打劫?”齐宏宁冷瞪大汉,完全不打算放过他们?!拔曳前涯忝侨俳俑豢?,让你们好好吃顿牢饭,看往后还敢不敢再犯!”

  幸好他从小便练武强身,虽不到武功高手的地步,但要自保绰绰有余,这下子刚好派上用场。

  “不要啊…别把咱们抓去官府,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他们都靠我一个人吃饭,请大爷可怜可怜我吧…”大汉焦急得快痛哭出声。

  “等等、等等!”卫千璇赶紧跳下马车,冲到齐宏宁面前?!捌胱芄?,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惨了,她完全没有料到齐宏宁居然有这等身手,儿不需要旁人帮忙,计划不但失败,还害得这些大汉被打惨了!

  “卫姑娘,你带那么多仆人出门刚好,快帮忙将这五名强盗押入衙门里,交给官府处置?!?br>
  “可是他们…”她急着想解释。

  被打趴在地的大汉激动地朝她大喊:“卫姑娘,快救救咱们,你那什么赏金咱们不要了,我不想被关进大牢呀!”

  卫千璇顿时头皮发麻,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这一喊分明就是在拆她的台,摆明这一切和她有关呀!

  齐宏宁发觉事有蹊跷,看着他们,原本已冷的眸又更沉了些?!笆裁瓷徒??你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呃…这个…”

  “大爷,是卫大小姐花钱雇咱们来吓唬你的,咱们真的不是劫匪,只是在演戏,真的是在演戏呀,要不然怎么会连刀都没带,还被你打趴在地上起不来呢?”大汉激动地解释,就怕齐宏宁不相信。

  卫千璇硬着头皮对上齐宏宁的目光,他的表情冷到让她忍不住想打颤,心虚到无言以对,就连笑也笑得万分尴尬。

  齐宏宁才不管她是哭还是笑,忍着中的怒火,冷着嗓音继续质问:“卫姑娘,请你好好解释一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璇儿,你又给我惹事了!”卫家厅堂里,主母厉声责问。

  先前在齐宏宁问之下,卫千璇不得不如实托出自己的乌龙计划,表明那五名大汉都是无辜的,全是她自己顽皮,希望他不要追究。

  齐宏宁听完后表情冷得吓人,不再坚持将那五名大汉移送官府,迳自放他们离去,但紧接着便下令仆人们即刻将卫家小姐平安护送到家,他要请出卫家主母,让卫家主母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儿。

  此时,齐宏宁坐在客位上看着主母的处置,想起刚才卫千璇向他解释这么做的原因,不感到荒谬可笑。

  英雌救美?要他报恩?亏她想得出来!

  “娘,我真的没有伤害齐总管的意思,那只是在演戏嘛!”卫千璇沮丧又无奈地努力解释。

  “够了,做错事就是做错事,还不赶紧向齐总管道歉,并且承诺不会再耍什么蠢花招了!”卫家主母已快受不了自己的女儿,怎么异想天开地净做些蠢事,像是长不大一样。

  千璇自知理亏,便不再辩解,来到齐宏宁面前,低头沮丧地道:“齐总管,是我错了,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吧!”

  齐宏宁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一开始他的确很火大,但中的火气已经发过一阵,他已慢慢冷静下来,不想和个小姑娘计较。

  只是他不懂,自己到底哪里吸引她,让她这么不死心地穷追不舍?

  他对她没兴趣,也不想和卫家有公事之外的瓜葛,况且他也不可能入赘,不管她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

  “只要你知道自己错在哪就好,下次别再做这种事情了。卫宗主,既然令媛已经知错,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也请卫宗主别再责备她了?!彼淅涞厮盗艘痪?,起身回房休息。

  “感谢齐总管的宽宏大量?!蔽兰抑髂赴邓梢豢谄?,幸好这新总管度量大,没什么官威,不然她可要头痛了。

  齐宏宁离开大厅,卫千璇的视线也忍不住苞着他的背影走,内心无比沮丧,她一连两次搞砸事情,他这下肯定是讨厌死她了。

  唉,多希望他能对她笑一笑,而不是总用冷淡的眼神瞧她,浑身散发冰冷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璇儿,我不是早警告过你别招惹他,为何你就是听不进去?”卫家主母忍不住摇头叹气,继续责念道:“娘列出的名单里,条件和他不相上下的不是没有,为什么你就偏偏要去挑一个最不可能的人喜欢?”

  “我有什么办法,我就是对他一见钟情嘛!”她委屈低语,神情难掩落寞?!白源铀鱿种?,我的眼里就只看得到他的存在,其他的男人我再也看不上眼了?!?br>
  她也疑惑,别人喜欢上一个人,是不是也会像她这样?成天只想着意中人,不顾一切做了许多事,就只希望引起他的注意,只要能得到他一丁点的笑容,她就感到开心及足。

  她现在终于明白,古代帝王为博佳人一笑而做蠢事是什么感觉了,因为她也是这样,不管要她做再蠢、再奇怪的事情都不要紧,只要能打动他的心、能得到他注目的眼光,她就算再蠢也甘愿。

  卫家主母瞧着女儿痴情的模样,不为女儿担心。

  卫家女宗主有着权威的地位,但对感情就是看不开,天生死心眼,只要认定一个男人,就是一辈子的事。

  就如同她一样,当年看上了自己的意中人,就算人家一开始就坦白不喜欢她,她也不放弃,不顾一切地陷入,使尽心机以卫家财力惑他入赘,以为自己终究能改变他,让他逐渐喜欢自己。

  哪知女儿出生后没多久,卫家已有子嗣传宗接代,拿到钱财的他竟向她提出离去的打算,原来从头到尾,他心中都另有所爱。她终于明白感情是强求不来的,忍着心痛让他离开,多年来就这样独自扶养女儿长大,没想过再招赘一位丈夫入卫家。

  当时她的惊人之举令众人议论纷纷,但卫家女子本就和其他女子不同,她不在乎世俗眼光,外人也无权过问卫家之事。

  只是…她实在不舍女儿也吃这样的苦。

  难道她们母女就是注定要爱上不属于自己的男人,重复走同样的路?

  “璇儿,齐总管和你是不可能的,你早些认清这件事吧!三之后便是为娘的四十寿宴,副总管会将名单上的人选全都请来府内作客,你务必要从那些人中挑一个丈夫人选出来,别再浪费时间了?!?br>
  “娘!”

  卫千璇气恼地大喊,但娘亲冷硬的神情说明了此事没有转圜的余地,她再说也只是浪费舌而已。

  她索不再多说,气急败坏地转身冲回房。

  说她执不悟也罢,反正她就是不想认命,不想低头认输,只要还有时间,哪怕只剩下一个月、半个月,她也不会放弃的…

  三后,卫家宗主四十岁的寿宴热闹展开。

  傍晚时分,贵客临门,许多和卫家有所往来的商家前来送礼,就连朝廷也派官员来祝贺,场面异常浩大。无数灯笼照亮卫府里里外外,客人往来不绝,贺礼早已摆偏厅,恐怕得花上一整才有办法清点完毕。

  卫千璇今盛装打扮,鹅黄的飘逸丝质衣裳配上红披肩,上头特别用金线绣出朵朵栩栩如生的金牡丹,头上还装饰着数支镶有红色玉石的金色花钗,花钗雕工细腻精美,华贵大气,也显现出卫家的财势雄厚。

  一整晚,卫千璇就跟在娘亲身旁,一同接待各方有头有脸的人物,她平时虽然孩子气了些,但在正式宴会上的应对进退倒颇得体,展现出大家闺秀的风范,不辱卫家名声。

  而被邀请来的丈夫人选,在向卫家主母贺完寿之后便陆陆续续来到卫千璇面前,乘机和她攀谈,想博取她的好印象。

  她始终保持有礼的笑容,客气应付这些她一点都不感兴趣的家伙,但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后,她的笑容僵了,忍不住以身子疲累为由,暂时离开前厅,到花园内透透气。

  花园内同样灯火通明,四处不时有宾客走动,而凉亭内的石桌上也摆美食、美酒,让宾客们随意享用,一旁还有丫鬟照看,随时添补酒食,非常周到,务求让前来的宾客尽兴而归。

  “呼,那些烦人的家伙!快累死我了…”

  她走到人烟较稀少的矮树丛边,免得再被其他人拦下说话,正口大气,坐到石头上想好好休息时,不经意地听到树丛后方似乎有谈话声——

  “齐宏宁,你如今部被贬到卫家来了,怎么还不知反???脾气果然够硬啊…”卫千璇纳闷地轻蹙起眉,往矮树丛后头望,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的树下,有两名男子正在和齐宏宁谈话。

  那两名男子她认得,正是刚才向娘亲祝寿的少府监官员,邱少监和孙少丞。她早听说齐宏宁被贬的原因,就是因为遭到这两人陷害,这令她更好奇他们三人还有什么可聊?

  只见孙少丞手中拿着一杯酒,态度高傲地道:“你最好识相点,当初本就是你以下犯上、目中无人,现在你向邱少监敬酒赔个罪,难道不对吗?”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表面上是向卫家主母贺寿,其实是想看看齐宏宁失意的模样,但齐宏宁似乎没因为这番遭遇而灰心丧志,骨气依然。

  齐宏宁滴酒不沾的习惯,官场人人皆知,他们忍不住想狠狠羞辱他一番,他敬酒赔罪,以挫挫他的锐气。

  “齐某并不认为自己哪里有做错?!逼牒昴敛晃肪宓鼗氐晒?,笔直地,绝不向他们低头。

  邱少监冷笑?!翱蠢茨慊姑谎У浇萄?,难道你就不担心,我既然有办法让你来到这,同样有办法断了你的官路,让你悔不当初!”

  “哼,有办法的人不是你,而是你所依附的人?!逼牒昴湫σ簧?,不受威胁?!笆旰佣?、十年河西,谁也不敢肯定,会不会一转眼之间,你的靠山便不再是山,反倒成了一团泥泞,沾得你一身狼狈?!?br>
  邱少监的靠山正是现今宰相,位高权重,依附的官员不少,但宰相的势力已经大到让皇上有所顾忌,所以私底下有不少人在猜,皇上会找机会削弱宰相的势力。

  邱少监脸色瞬间大变,怒不可遏?!澳恪薄案魑?,今是家母的大寿,大家就和和气气地参加寿宴吧!邱大人、孙大人,咱们府里今备了许多美酒佳肴,请两位一定要好好尝尝?!?br>
  一个娇俏的女音突然进来,原来是卫千璇眼见情况不对,赶紧堆起笑容加入他们,帮意中人缓颊,以免他又遭陷害。

  “卫姑娘?”齐宏宁轻蹙起眉,不懂她来趟这浑水做什么?

  邱少监轻哼一声,恶意嘲讽?!坝?,看来齐总管似乎已在卫家找到一座‘山’可靠了,只不过不知是拿什么吸引到这座山的,靠你那张脸皮吗?”

  齐宏宁的表情一僵,邱少监分明暗指他和卫姑娘有不寻常的关系,他行得正、坐得直,哪忍得住这口气,当下就抓起邱少监的衣领,挥拳揍。

  “你再信口雌黄,我就——”

  “两位别恼!没事、没事的?!蔽狼ц奔崩∑牒昴?,阻止两方再继续吵下去,免得情况一发不可收拾?!扒翊笕?,这样吧,由我代齐总管喝了这杯酒,就请你高抬贵手吧!”

  她没让他们有反应的时间,直接伸手拿过孙少丞手中的酒杯就要喝下,齐宏宁双眉大大皱起,猛一伸手抢过她手中的酒杯,一口喝下杯中酒。

  “这样你可满意了?”齐宏宁将空酒杯往下翻,证明滴酒不剩?!懊皇碌幕?,两位请回,恕齐某不再奉陪?!?br>
  他神情冷硬地说完,丢下酒杯,迅即转身离去。

  邱少监愤恨地瞪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气得握紧拳头,等着看他那一身傲骨还能撑多久!

  “喂!齐总管、齐总管…”

  卫千璇担心地迈开步伐追上,没想到才追到一半,就被宾客拦下脚步热烈攀谈,而这位宾客,同样也是丈夫名单上的其中之一。

  她心系齐宏宁,花了一会儿时间才应付完向她攀谈的宾客,便又赶紧往齐宏宁所住的院落走去,反正今的主角不是她,她消失一会儿也不会怎样。

  跨过月门,进到安静的院落里,她本来还苦恼着该用什么理由探望他,却见他一个人坐在房外廊道的横栏杆上,靠着一旁的柱子,闭上双眼,一动也不动,像是在…休息?

  她轻手轻脚地靠近,房内的灯火透过窗户照映在他身上,让她发现他的脸色似乎偏红,原本穿得整齐的衣裳此刻却是前襟微敞,脖子下的肌肤若隐若现,竟有一番潇洒不羁的气息,和平常的他很不一样。

  她心一跳,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目光,害羞得脸红耳热,勉强收回心神,仔细瞧着他,才发现他的脖子似乎也泛着异样的红色,冒出了一点一点的疹子。

  “你怎么会突然出疹子?”

  齐宏宁讶异地睁开双眼,强撑着不适的身子,扶着栏杆站直?!拔拦媚?,你怎么过来了?”

  “我想说过来看你一会儿…”她注意到他扶着栏杆的手背也浮现疹子,看起来似乎严重的,紧张地询问:“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突然起疹子呢?”

  “没什么,只是酒疹罢了?!彼吩卧蔚?,全身发热,很不舒服,回话也没什么力气。

  他一沾酒就会起酒疹,所以向来不碰酒,但刚才见她主动要帮他挡酒,摆低姿态讨好邱少监那样的人,他忍不住气不过,便意气用事地喝下酒,现在所有毛病都发作了。

  “既然起了酒疹,为什么不回房歇息,还要在廊道上吹风呢?”卫千璇是一脸的担忧焦急,想亲自扶他回房,却又怕她扶他会太唐突。

  “房里闷,身子在发热,起疹子的地方会,坐在这里吹吹冷风,凉快一些,也会比较舒服?!?br>
  “那也不可能一整夜都坐在这儿吹冷风吧?我马上命人去请大夫过来!”说完她就急着转身要走。

  “卫姑娘,不必麻烦,过个两、三,疹子就会退的?!彼辖糁浦顾?,不想多添麻烦,刚才服侍他的丫鬟也已被他遣退了。

  “真的不用请大夫来?”

  “只是起疹子,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真的不必麻烦?!?br>
  他也只有起疹子的初期会难受些,待酒消退后就会好多了,身上的疹子只要不抓伤,大约两、三就会消失。

  虽然齐宏宁都已经再三强调不碍事,卫千璇还是放不下心,想了一会儿,终于想到自己可以做的事情?!捌胱芄?,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齐宏宁纳闷地瞧着她转身跑走,不懂她到底想做什么,但他的头还很晕,无心想太多事情,便由她去了。

  他回到房里,坐在外房的小花厅内,手肘撑住下巴闭眼休息,但房里没有凉风降温,没一会儿他手上、脖子上的疹子便又开始隐隐犯,好不难受。

  没过多久,房外出现有人急急奔跑的声音,紧接着卫千璇带着一名丫鬟冲入房里,吩咐身旁的丫鬟。

  “快把水盆放上桌,然后去拿布巾来?!?br>
  “是?!?br>
  齐宏宁瞧着被放上桌的水盆,讶异盆里居然放了好几块冰砖,那可不是一般人有办法得到的。

  “咱们府里自己造了一间小的藏冰库,所以一年四季都有冰可以用?!蔽狼ц友诀呤种心霉冀?,将布巾放到冰水里,然后拧吧?!爸灰?,你的疹子就不会犯了吧?这肯定比吹冷风要有用得多?!?br>
  她不假他人之手,亲自帮齐宏宁的手背敷上冰布巾,齐宏宁一讶,想要收回自己的手?!拔拦媚?,我可以自己…”

  “别动别动!”她非常专注在他的手上,动作也是小心翼翼?!澳愕纳碜硬皇钦咽??那就好好休息,我来帮你敷就好?!?br>
  “但你是小姐,不该纤尊降贵地做这种事情?!?br>
  原来他在意的是这个,她抬起头,朝他自然率真地甜柔一笑?!安灰?,我并不在意?!?br>
  那一瞬间,她的笑容像是微微散发着光芒,不及防地撞入他的心口,让他来不及招架,在他眼里竟是异常的美丽,一种陌生的情愫突然猝呆愣着,有好一会儿都做不出任何反应。

  难道是因为身子不适,连带的心防也跟着松动,对她此刻真挚的关怀,竟感到无比的…动容?

  他年少时便失去双亲,什么事情都得自己一个人来,所以早已习惯自己处理自己的事,不依靠任何人,也不喜欢别人太过主动亲近他,但她却锲而不舍,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靠近他,甚至不顾自己的身分,心甘情愿地亲自照顾他,不见委屈,反而乐在其中,真心地想对他好。

  他到底…哪里值得她这么做了?

  说实话,他不讨厌她,却也说不上喜欢。

  经过那一次“英雌救美”的闹剧后,他本不愿和她有任何牵扯,但此时此刻,他的心却有所动摇,她其实很单纯,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才会用错了方式。

  他开始犹豫、挣扎,觉得自己似乎不该再继续排拒她,这么对她…他于心难安…

  看着她专注、认真地重复着将布巾放入冰水后拧吧,再敷上皮肤的动作,他垂眸静思,内心的挣扎更加强烈了。

  从来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感到棘手,但她,倒成了第一个麻烦,让他不由得苦恼起来…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良辰美景总管忍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你好酷书屋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良辰美景总管忍》是由作者金妍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2章及良辰美景总管忍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良辰美景总管忍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你好酷书屋 www.nihaoku.cn)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