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美景总管忍 第4章
你好酷书屋
你好酷书屋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你好酷书屋 > 言情小说 > 良辰美景总管忍  作者:金妍 书号:39789 更新时间:2017-3-16 
第4章
  半个月后的某一,卫千璇再接再厉,一知道齐宏宁打算去贩卖字画的书画楼一趟,她便以“增广见闻”为理由,央求他让她一块儿去见识见识,无论如何就是跟定了他。

  齐宏宁说不过她,她要跟就跟吧,于是两人一同坐上马车,来到开设在市集内的一间书画楼。

  卫千璇本来还很兴奋,但在来到书画楼之后,她的兴奋之情也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无趣。

  “呵…”她真的忍了好久,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出来。

  打从进到书画楼里,齐宏宁就和书画楼老板对着一幅老板新入手的画热烈讨论起来,而她根本就不上嘴,甚至还听不太懂他们在谈论些什么,就算她之前已经硬了那什么《笔意赞》、《古画品论》之类的书,但说实话,她看过即忘,完全没有读进脑子里呀!

  “宏宁,你带来的姑娘似乎累了?!笔榛ダ习逡σ獾氐?,齐宏宁从外地来到京中为官后便常来书画楼,所以他们已经是旧识兼好友,但他从没见齐宏宁带其他人来书画楼过,更不用说还是个姑娘家了。

  “呃?我不累,一点都不累!”卫千璇赶紧振作起精神,就怕被齐宏宁提早先送回家?!澳忝羌绦致?,我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呢?!被垢酱荒ú永玫男θ?。

  齐宏宁怎会不明白她对他们的讨论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罢了。

  “隔壁有一间茶楼,在京内小有名气,还是你要先去茶楼喝个茶、吃些茶点,我和老板谈完随后就过去?”

  “不用不用,我可以继续留…”

  “我再一会儿就过去,你就当作先去隔壁帮咱们俩占个位子吧,等会儿咱们一同喝个茶再回去?!彼恍?,那语气倒像是在哄娃儿一样。

  “好,那我就先过去了?!?br>
  一想到能和他一起喝茶,她就心花朵朵开,马上毫不犹豫地离开书画楼,单纯得很。

  直到卫千璇的身影消失之后,老板才讶异地开口:“宏宁,我曾经听你说过,隔壁的茶楼只是空有名气罢了,茶水和茶点只能算普通,不值得一去,怎么这会儿你反倒把姑娘哄到隔壁茶楼去了?”

  “如果不这么做,她会强自己继续留在这的,与其让她迁就我,不如引她到茶楼去,她会比较快活?!?br>
  “你倒是在意那位姑娘的感受的?!崩习逡庥兴傅氐?。

  “怎能不在意?她可是城东卫家下一任宗主,于公于私,都轻忽不得?!彼桃馇康魑狼ц纳矸?,不想让老板有所误会。

  “喔…原来她就是卫家的大小姐?!倍杂谄牒昴壳霸谖兰抑?,老板也知道的,但对卫千璇会跟着齐宏宁一同出门之事,老板还是颇讶异?!八阅阏媸且蛭纳矸植鸥裢庠谝馑母惺??”

  “不然呢?”

  “我倒觉得不尽然?!崩习宓ψ??!耙滥愕?img src="tu/xing.jpg">子,公私分明,来书画楼算是私事,所以你应该不会让一个和你公事上有牵扯的人跟来才是,免得到时候公私难理,可是你不但让她跟来,还颇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你?!?br>
  他刚才可也观察得很仔细,齐宏宁虽然一直在和他讨论书画,但眼神却不时瞄向一旁的姑娘,状似对她不怎么在意,其实正好相反。

  齐宏宁莫名地一阵心虚,突然找不到其他更有力的理由反驳老板的话,干脆扬起笑,转移话题,下意识地逃避。

  “别胡扯了,咱们这幅图还没谈完呢,刚才说到哪了…”

  卫千璇离开书画楼后,开心地往隔壁的茶楼走去。

  他们的马车就停在书画楼外,随侍的仆人见她独自出来了,立刻上前跟上,却被小姐给制止。卫千璇想自己一个人进茶楼,不想等会儿和齐宏宁喝茶时,还有仆人在一旁盯着,那很杀风景。

  她进到茶楼里,为了让齐宏宁等会儿进来好找人,直接在一楼靠窗处找了一个桌位坐下,耐心地等他前来会合。

  “这位姑娘,不知道想点些什么?”店小二随即来到她身旁,笑意盎然地询问。

  “就你们茶楼里最好的茶来一壶,最有名的茶点来个两、三盘?!狈凑膊恢栏玫阈┦裁?,这么点最快。

  “小的明白,东西稍后就送来?!钡晷《砝肴?。

  没过多久,店小二就把茶和茶点都送上桌,让卫千璇一个人慢慢品尝,她也不急着试味道,一心等着齐宏宁过来,和他一同享用。

  “哎呀,这不是卫家的小姐吗?”

  “呃?”

  卫千璇将望向窗外的视线一转回来,就见到一名身穿墨绿色缎袍的年轻男子来到桌边,还对着她猛笑,她觉得他的样貌很眼,想了一会儿,才记起他是丈夫名单内的其中之一,姓黄,是经手南北香料贩卖的商人,寿宴那一还刻意找许多话题和她闲谈,得她颇久的。

  “原来是黄公子,幸会?!彼欣竦囟运鹦?,意思意思地寒喧几句。

  “没想到会在此处遇到卫姑娘,可见咱们很有缘呀!”黄公子随兴地在卫千璇对面坐下,似乎打算和她长聊,而不是打一声招呼就走。

  卫千璇的笑容顿时僵住,那位子是要留给齐宏宁坐的,但他却不请自来地占走了,等会儿齐宏宁过来怎么办?

  黄公子一点都没察觉到卫千璇瞬间微变的脸色,只想抓紧这个难得的机会攀谈,希望她能对自己产生好感。

  他一个劲儿地讲,她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冷淡回应,希望他赶紧讲完赶紧离开,但他却误以为她颇有回应,更是努力地和她攀谈,简直罢不能。

  “卫姑娘,我…”突然之间,他言又止,像是有什么话不好说出口。

  “嗯?”她没好气地看他,其实已经很不耐烦了。

  “其、其实我对卫姑娘是非常的倾慕…”黄公子终于鼓起勇气,伸手想要覆上她放在桌上的小手。

  齐宏宁手里抱着几本托书画楼老板买来的书册,一进到茶楼里,就见到黄公子试图伸手占卫千璇便宜的这一幕,瞬间一股火气莫名地飙起,他快步走到桌边,猛然将手中的书册重重放下。

  砰!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黄公子一跳,也吓到卫千璇了,黄公子心惊胆战地瞧着自己的手要是再往前个一寸,就会被书册给敲个正着,不由得暗冒冷汗。

  “敢问阁下哪位?”齐宏宁居高临下地冷睨着黄公子,就连声音也透着一股寒意。

  “呃…我的姓名不足挂齿,我只是凑巧遇上卫姑娘,过来寒暄几句罢了,我还有事儿忙,马上就要离开了…”他赶紧从椅上起身,莫名地被此刻散发出一身强大寒气的齐宏宁给震慑住,只想即刻离去?!拔拦媚?,下回有机会再见,咱们再聊吧,后、后会有期?!?br>
  “黄公子慢走?!彼θ套判?,只因为黄公子落荒而逃的表情真的太滑稽可笑了。

  看着黄公子夺门而出后,齐宏宁才在卫千璇对面的位子坐下,双眉微拧?!澳俏还幽闳鲜??”

  中的闷气还是盘踞着,让他依旧很不好受,幸好他及时到来,要不然卫千璇就要被人给轻薄去,就算只是手,他也无法容忍。

  “也不能算认识,只不过娘寿宴那一他有来贺寿,和我攀谈了好一会儿,我才对他有印象?!?br>
  “怎么不选楼上的单独包厢坐?一楼大堂人来人往的,三教九都有,你一个姑娘家坐这里,难免会引人注意?!?br>
  “坐在这,你进来一眼就看得到,容易找嘛?!彼挪永玫男θ?,一点都不觉得坐在一楼大堂有什么不好的。

  “你还笑得出来?刚才那位公子这样轻薄你,如果我再晚些出现,不知道他还会对你做出什么更逾矩的事情,难道你连半点警觉心都没有?”他这下子眉头可是拧得更紧了。

  黄公子觊觎卫千璇的意图明显,所以他才会急急地过来赶走黄公子,结果她还一脸笑嘻嘻的,像是没什么大不了,简直要气死他。

  他为她担心、为她焦急,结果一切都只是他自己多管闲事,因为她根本就一点都不在意!

  “只是聊个天而已,真有如此严…”她忽然一顿,讶异地问?!捌氪蟾?,难道你这是在…吃醋?”

  如果不是吃醋,他为什么如此介意她和其他男子谈话,还用杀气十足的眼神将对方给吓跑,像是在扞卫自己所属的东西一样?

  她可以这么想吗?如果他真的是在吃醋,那就代表…其实他已经将她放在心上,有些在意她,甚至是喜欢她了?

  齐宏宁一愣,瞬间哑口无言,竟然无法毫不犹豫地反驳她的问话,只因为…他心虚地无法反驳。

  “依你的子,公私分明,来书画楼算是私事,所以你应该不会让一个和你公事上有牵扯的人跟来才是,免得到时候公私难理,可是你不但让她跟来,还颇注意她的一举一动,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你?!?br>
  书画楼老板意有所指的话语此刻又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像是想迫他承认些什么,要他别再逃避下去。

  的确,他不喜欢公私难理,但却为了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妥协、让步,这早已不像从前的他,从他对她心软的那一刻开始,一切就慢慢变了调,渐渐离他的掌控。

  他不想承认,刚才见到黄公子想握住她的手时,他中的那股气闷,是因为在意、吃醋。他宁愿将它当成对一般普通朋友的担心,顶多因为她是姑娘家,所以这样的关心更加深了些许罢了。

  他的心已经开始慢慢逾越朋友的那一条界线,如果放任她再靠近,这一条界线会越来越模糊…不!不行!他必须悬崖勒马,不能让状况再继续糟糕下去。

  他必须将她推开,不能有任何犹豫、心软,避免情况一发不可收拾!

  意识到这些,他心中已有决定,面对她的问题,他压抑自己澎湃的心绪,只是淡淡地道:“你多心了,我和你之间,没什么醋好吃的?!?br>
  她不懂自己是说错了什么话,或是做错了什么事。

  从茶楼回到卫家之后,齐宏宁明显地又开始对她很疏离,讲话客气,不带任何感情,两人的关系回复他刚来到卫家时那样,重新回到原点,让她非常丧气及纳闷。

  为什么?她好不容易才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为什么两人的状况会退回原点,从前的辛苦全都白费?

  不,她绝不让他再将她推开,她非得和他好好说明白不可!

  “齐大哥!”

  卫千璇看到齐宏宁的身影已经要踏入他院落的月门,赶紧出声唤他,并且小跑步地奔到他身边。

  齐宏宁停下脚步,转身面对她?!拔拦媚?,有事?”

  “齐大哥,我到底是哪里惹你不快了,你直接告诉我吧,我会改的,一定会改!”她焦急地询问。

  “你没有哪里惹我不快,恐怕是你自己多心了?!?br>
  “既然没有,你为什么要疏远我,不把我当朋友?”

  “我依旧当你是朋友?!彼砬槠降?,没有迟疑地回答。

  她不相信,执意要明白原因,一再追问:“如果你真的当我是朋友,又为什么…”

  “君子之淡如水,这样的关系对你我来说比较妥当?!彼薹ǜ嫠咚嬲脑?,只能如此委婉地回答。

  他不能再让她靠近,他必须回到从前那个公私分明的自己,不再被她的一举一动左右心绪。

  “既然是朋友,就不应该如此冷淡,这样做和对待陌生人有什么两样?”

  “如果咱们俩对友谊深浅认知不同,那我恐怕得奉劝卫姑娘一句,这世上不是事事都会尽如你意?!?br>
  “为什么…”面对他不带感情的回答,她的心微微痛起来,对他是又气、又怨。

  就算她再如何百折不挠,终究还是会受伤的。

  她终于压抑不了腹心酸委屈,红了眼眶地瞪着他,用眼神质问他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伤害她。

  但他只能选择强下对她的心疼不舍,冷淡到底地答:“卫姑娘,很抱歉?!?br>
  “我想要的从来就不是你的道歉!”她气愤地转身离去,终于如他所愿,不再着他,还给他没有任何打扰的安静空间。

  眼睁睁看着她伤心离去,他的双手紧握成拳,迫自己绝不能追上,绝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半途而废。

  他狠下心来回过身,踏入自己所住的院落中,进到书房里埋首公事,不再去想她的事情。

  但他却始终无法静下心来,就算强自己将视线定在书上,也是一个字都看不下去,心烦意,徒然浪费时间。

  一整个上午就在他的心烦意中过去,他一事无成,反倒越来越坐不住,甚至感到后悔,刚才不该那样对待她。

  她是无辜的。

  第一次看到坚强的她眼眶浮起泪波,就算没有真正落下泪来,却已足够让他感到震撼,甚至是无比的…心疼。

  此时,书房外出现一抹身影,来人轻敲门板,语气显得有些焦急。

  “齐总管,奴婢是小姐的丫鬟小雪,有些事情想要询问齐总管,请问奴婢可以进去吗?”

  齐宏宁微拧起眉,发生什么事了?“进来吧?!?br>
  小雪得到齐宏宁的允许,赶紧推开门进去,朝他有礼地躬身后,便赶紧问:“请问齐总管,小姐曾经来过这儿吗?”

  “怎么了?卫姑娘不见了吗?”

  “小姐一整个上午都不曾回房过,奴婢到处找,都找不到小姐在哪?!?br>
  她曾经问过门房,看小姐是不是出门去了,但门房说没看到小姐出门,所以小姐应该还在府里,但她人是在哪儿呢?卫府占地不小,如果小姐是刻意躲起来,不让人找到,那也不是不可能…

  小雪一时之间没有任何头绪,急得都快哭了,只好先到每个有可能的地方一一询问,看能不能多一些线索。

  “她上午时是曾经来过这儿,但她离开已经很久了?!?br>
  “那齐总管知道小姐离开这里之后,又转往哪处去吗?”

  “她并没有说?!逼牒昴∫⊥?。

  小雪原本的期待瞬间落空?!澳恰筒淮蛉牌胱芄芰?,奴婢多找些仆人一同在府里寻找小姐的行踪好了?!?br>
  齐宏宁也跟着紧张起来,没有多想便道:“我也跟你们一起去找?!?br>
  她该不会是离去之后,就伤心地躲起来了吧?想到她有可能正在某处独自落泪,他的心紧紧一揪,恨不得能马上将她给找出来。

  他不想惹她伤心难过,但他却不得不这么做,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做折磨了她,也折磨了自己,让他跟着焦躁不安,甚至感到…懊悔。

  他以自己所住的院落为起点,慢慢往四周寻找,小雪则是找其他人负责府内的其他地方,大家分头进行,希望能够尽早发现小姐的行踪。

  “卫姑娘,你在哪?”齐宏宁一边寻找,一边心急地喊着,就怕她听到了,也故意不应声回答。

  他抬头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担心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到时千璇有可能被雨淋得一身,因此受了风寒。

  快点出现吧,只要她愿意出现,他什么都可以妥协,他不会再伤害她了!

  “卫姑娘…卫千璇!”

  沙沙…

  他走在回廊上,却突然听到旁边园林的榕树上发出奇怪声响,但刚才根本没有起风,所以不可能是风吹动树叶而产生的声音。

  他停下脚步,纳闷地瞧着那棵树,仔细一看才发现树叶间似乎有一条黄衣带若隐若现,像是有人躲在树上。

  他快步跑到榕树下,抬头一看,果然发现卫千璇正躲在树上,瞬间惊喜不已。

  “你果然在这里!”

  “呃?”她懊恼地微蹙起眉?!澳恪憷醋鍪裁??”

  她小时候最爱爬树了,但长大之后已经好久不做这种事了,而今天因为齐宏宁的事,她难过得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偷偷哭泣,一时之间想不到地方躲,便爬上树来,干脆就在树上哭了一场。

  哭完之后,她怕一回房就被丫头发现她眼眶红肿,看出她曾经哭过,所以干脆继续待在树上,想等久一点之后,眼睛的红肿消了,再出现在众人面前。

  没想到突然听到齐宏宁唤她的声音,害她吓得身子晃了一下,才会引出沙沙声响,让齐宏宁有机会寻过来。

  “我很抱歉…”他一放松下心情,便急着想要得到她的原谅。

  “我说了,我不想听你的道歉?!彼钠鼗氐?。

  “你听我说完,我很抱歉故意疏远你,让你伤心难过,我…不会再那样对待你了?!?br>
  她原本气恼的小脸蛋一愣,迟疑地问道:“你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赶走你之后,我马上就后悔了,对不起…我不该这样伤你?!?br>
  他以为自己可以办得到,将两人的距离再度拉回刚开始的遥远,但在真正尝试过后,他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他终于愿意面对自己的心已失守的事实,她的身影已进驻他的心中,慢慢地生、发芽,他们俩之间的朋友界线早已模糊,他的心墙已经被她的真心真意给融化。

  他朝她伸出手,柔声地哄着:“快下雨了,别让我担心,下来好吗?”

  她没想到状况居然在一瞬间有如此大的转变,心中原本的沮丧一扫而空,重新展开笑颜。

  如果这是一场梦,她真希望自己就一直处在美梦当中,永远都别醒来了。

  “卫姑娘?”

  “可以唤我…千璇吗?”她有些期待,乘机试探着问。

  她的大胆让他不得不错愕,但这就是卫家的女人呀!

  他失笑出声,终究还是妥协了?!拌??!?br>
  他终于肯唤她的名了!没想到她的名字从他口中唤出,竟是无比的好听悦耳,宛如天籁,让人醉。

  她慢慢地爬下树,握住他伸过来的手,在脚步稳稳地踩到地上后,她大胆扑入他的怀里,紧紧将他给环抱住。

  她早就想这么做了,她要的从来就不只是单纯的朋友之情呀,她希望他也能喜欢上她,就算只有一点点喜欢,就算他喜欢她的心远远比不上她对他的喜爱,那也不要紧,她只求有就好,只要有就够了…

  齐宏宁没料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招,心房被她不经意地撞了一下,对她的悸动情愫再也压抑不了地从心底深处浮现,让他再也无法忽略自己对她早已萌生的情意。

  从他心软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不由自主、一点一滴地慢慢喜欢上她了,只是他一直不肯承认,一直将对她的情感强在内心最深处,以为这么做就没事。

  结果他错得离谱呀,故意忽略,并不代表对她的情意便不在,反而越积越深,直到某一终于爆发,就再也控制不了自己越陷越深。

  伸出手,他慢慢地回抱住她,选择正视自己的情意,第一次回应她,让她明白,其实他并不是真的从头到尾都无动于衷。

  他已经觉悟、已经陷下去了,这一次,他不想再挣扎,只想顺着最真挚的心意,好好地疼爱她,让她不再受到伤害…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良辰美景总管忍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你好酷书屋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良辰美景总管忍》是由作者金妍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4章及良辰美景总管忍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良辰美景总管忍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你好酷书屋 www.nihaoku.cn)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