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娶嫡女:阴毒丑妃 4 完美大结局
你好酷书屋
你好酷书屋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你好酷书屋 > 玄幻小说 > 强娶嫡女:阴毒丑妃  作者:星几木 书号:43454 更新时间:2018-7-7 
4 完美大结局
  “你说过今晚补偿我的!”段凛澈咬牙切齿的低吼,单手住苏紫衣的抵抗,三两下便拽开了自己的衣服。

  顶住小腹的**让苏紫衣知道今个想出去是难了,眉头一挑,转而开口说道:“你说--,聂轻尘是不是不举呀?”

  段凛澈在软香温玉间拧了拧眉头,随即再次选择不闻,低头更加深入的勾舌逗,企图碎了她脑子里的所有思绪。

  苏紫衣用力的咬了下下,甩去那份战栗的舒感,手不自觉的入他埋首在**的发髻中,侧身躲过他企图侵入的灼热,再次开口,语调却仍旧平和:“还是聂轻尘有断袖之癖?”

  段凛澈光滑的后背僵了下,看着她的**在自己的逗下轻颤,伸手拖住她的便要强行进入。

  “该不会--,聂轻尘断袖的对象是你?!”苏紫衣好笑的看着段凛澈一脸的无奈和挫败,再接再厉的说道:“原来你是佩梓的情敌!”

  “行了!”段凛澈气恼的在苏紫衣的圆润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惩罚的托起她的,抬手打了下她的股,无奈一叹:“你不就是想出去吗?走吧!”

  苏紫衣轻声一笑,星眸因志得意的笑意而璀璨,就怕段凛澈反悔,快速的起身穿好衣服和一脸求不的段凛澈一并出了凤鸾宫。

  夜已深了,柔和的月光错落在茂密的紫竹叶上,青翠滴的竹叶如镀了层银色,在微风下晃动着粼粼波光,自远处看,除了这林中的月下景致,很难发现这密林中急行的人。

  段凛澈着了一身青衫便装,半拥着苏紫衣行在竹林,脚下步伐匆匆,一路向北。

  苏紫衣侧倚在段凛澈身侧,也着了身男装,绛紫的长衫,头发用玉冠束在头顶,上系着一条环玉扣封,如冷眉如玉的世家公子,依旧绝却因眉宇间的自信和清冷多了份飒。

  走到林子最北端,段凛澈停下脚步,居然不知自何处而出,放下拽在怀里的铃儿,上前一步,一排一模一样的紫竹中,伸手拖了其中的一个,那紫竹应声平移的后退了三分,随即周围的紫竹便相继向四周退开,转眼,闪开的空地上便出了一个一丈宽的密道口。

  居然抬手,便有三四个黑影先冲了下去,片刻后,密道里传出一声安然的讯息,段凛澈便拥着苏紫衣下了密道。

  铃儿诧异的看着这一幕,只知道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两位主子都会消失一晚,直至第二凌晨才会回来,但却不知竟然是通过这样的方式。

  铃儿本就心思细腻,跟了苏紫衣在这宫里四年多了,每都穿梭在这紫竹林内却从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密道存在,如今,两个主子却突然带上自己入密道,所谓何事,铃儿虽不敢多问,心下却基本猜了个大概。

  不等铃儿再有反应,居然伸手一览,带着铃儿紧随段凛澈身后入了密道。

  密道是用当年段昶梓承乾宫内的密道改道扩建的,所以密道内青石依旧,成人拳头大的夜明珠一排一排整齐的悬挂在头顶,几个人脚下的步伐很快,跳跃中踏着同一种规律,只行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便出了密道口。

  密道口的墙壁缓缓的打开,面便是清香萦绕的屋子,古香古的家什一看便是价值不菲,墙上挂着的是价值连城的名家字画,香檀木小几上是镶着翠玉的骨瓷茶具。

  一行人踏入屋子片刻的功夫,屋外便传来嘉德的参礼声,显然是等候多时的。

  “进来!”段凛澈应声道。

  门打开,嘉德和莫兰候在不大却精致的小院里,一齐走了进来俯身施礼。

  这个院子是莫兰和嘉德成亲时,段凛澈赐的将军府邸,也只有嘉德和莫兰知道这个偏僻的小院实则藏着直通皇宫内的密道,而这夫俩便是这密道的守护者。

  一行人随即一起去了奇瑞商行,皇后娘娘给奇瑞商行平反后,奇瑞商行再次以独特的经营方式和新颖的商品重新迈入商场,随着奇瑞派出的出使各国的商队带动了整个大夏朝与周围各国的贸易往来,奇瑞也是赚的盆。

  整个大夏朝都知道,最大的商行是奇瑞商行,最赚钱的药堂是聂氏医行,最有钱的商人是赖亭柯,而世人却不知,这所有的一切,幕后的老板却是当朝的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才是大夏朝最大的富商!

  一行人赶到奇瑞商行时,聂轻尘、吴佩梓、薛晓宇、赖亭柯、奇瑞商行的掌柜都候着一段时间了。

  铃儿张眼打量着屋里的人,几个掌柜都是自己当初替娘娘创建奇瑞商行时的老掌柜,都不面生,几个掌柜见了铃儿也是恭敬有加的欠身施礼。

  铃儿不好意思的还礼,紧忙将视线转向一侧,便见莫兰自然的站在嘉德身后,嘉德则半侧身站在莫兰身前,手自身后与莫兰握着,似乎无论何时、发生何事都会如山般挡在莫兰身前,而另一旁,聂轻尘不知说了什么,引得吴佩梓低低开怀的笑着,聂轻尘弯如月牙的笑眸,无论因何事转,最终都会在寻找中落在吴佩梓的脸上,融在视线对视的深情中。

  不想吗?不羡慕吗?铃儿叹声暗自轻笑,不是每一个女人都会有那样的幸运,能有幸得到一个男子一生的真心相待、倾心相守,一个女子的繁花似锦又能维持多久,自己如今只想平淡一生,珍惜当下!

  苏紫衣直接走到圆桌前,翻看着各地送来的账本,耳边是各地的大掌柜将各个商铺的情况低声汇报着,遇到问题时,苏紫衣便会放下手中的账本,将遇到的问题与在座的一起探讨,随即拿出方案。

  段凛澈接过莫兰端过来的茶,惬意的倚在太师椅上宠溺的看着苏紫衣,这里是苏紫衣的朝堂,这个时候,自己便要安心的做个陪衬,品口茶,欣赏她每一个专注的眼神,她解决问题时风采和自信,她处置手下时的决断,她抿嘴浅笑时的凌然。每一面都让段凛澈都觉得惊喜赞叹,所以每次苏紫衣来这里时段凛澈都会陪同在身侧,不只是因为担心她的安危,更重要的一点是,看着她褪下专职皇后的身份时那份风采,再为了自己回宫拾起皇后身份时心底的那份坦然。

  “都没有什么问题了吗?”苏紫衣扫视了众人一眼,随即自怀里掏出一摞纸张,出十几张递给赖亭柯:“这是我新设计的几款罗裙,下个月的花魁大会,一次推出去,在此之前,秘密制!”

  “我知道!”赖亭柯接过那几张纸时,眸子里有着压制不住的激动,心里明白这聊聊的几张纸的价值,接过纸张时嘴角一勾朗一笑,目光不其然的与苏紫衣相撞,随即又快速的闪开。即便是对苏紫衣说过很多次,自己不成亲不是因为她,可彼此心里都明白,这种一捅就破的谎言,能抹去表面的尴尬便实属不易,又能骗得了谁呢?!

  苏紫衣将手上的纸张分发给几个激动的掌柜后,捏着手里仅剩的几张写的密密麻麻的纸张递给聂轻尘:“这是治疗突发心猝的药方,你和晓宇研究下能不能制作成药丸,我希望能尽快在佩梓的药行出售!”

  聂轻尘伸手便接,苏紫衣却在聂轻尘接过纸张的同时反手搭上聂轻尘的脉搏,不容聂轻尘拒绝的扣在聂轻尘的脉搏上。

  在座的都知道苏紫衣的身份,苏紫衣如此突然的举动,让周围人不由自主的全都看向坐在不远处的段凛澈,后者微微蹙了下眉,低声嘟囔道:“不能垫块帕子吗?!”表情竟然有种小媳妇般的敢怒不敢言。

  吴佩梓倒是坦然,只是目中透着些许担忧,冲苏紫衣急切的问道:“他病了吗?”

  “没--有--”苏紫衣回答这两个字时,语调里夹杂着不解和疑惑。

  这语调反而让吴佩梓更为担心里:“紫衣--,他可是有什么…隐疾…吗?”

  苏紫衣挑了挑眉斜看了聂轻尘一眼,以聂轻尘的医术,要想在脉搏上瞒着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谁知道呢?”

  “皇…,”想起苏紫衣不让在这里提起身份,聂轻尘回手紧忙转了口:“紫衣,你究竟想说什么呢?”微弯的眸子里闪着纳闷,怎么会无缘无故给自己把脉?!

  苏紫衣却转开视线,直接换了个话题:“我今天来是想让铃儿担任奇瑞商行京城新铺子的掌柜的,以后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我们都会汇在这里!”苏紫衣话音落时,转而定定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铃儿。

  苏紫衣这是很明白的告诉铃儿一个事实,对食之于她,是绝对不行的!

  铃儿直接跪倒在地,自苏紫衣突然带自己进密道出了皇宫,便知道苏紫衣的意思了,可是自己已经决定了,铃儿仰头时眸子里多了份坚定:“铃儿是自愿与小顺子公公对食的,铃儿不愿离开皇宫!”

  苏紫衣没想到铃儿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这事直截了当的说出来,更没想到铃儿的心意如此坚决。

  铃儿仰头对上苏紫衣眼里的诧异和薄怒,用力的摇了摇头,着喉头里的酸涩道:“铃儿从来没有过家,从来没有人关心过铃儿,是皇后娘娘给了铃儿活着的意义,铃儿每天小心翼翼,生怕皇后娘娘会将铃儿赶出皇宫,离开皇宫,离开皇后娘娘,铃儿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皇后娘娘失踪的那四年,铃儿就一直住在娘娘失足的寒冰湖旁,如果不是莫兰找到铃儿,铃儿便会一辈子守在那,可如今娘娘回来了,为什么铃儿不能一辈子守着娘娘?!”

  苏紫衣心痛的看着铃儿脸上的泪痕,蹲下身子将铃儿扶起来,伸手轻轻将铃儿拥在怀里:“你个傻丫头,我是不想让你受委屈,你可以成亲生子,也可以呆在我身边,这根本就不冲突!”

  铃儿用力的摇了摇头,退后一步,刚要开口,便被赖亭柯一步冲过来拉到身侧。

  赖亭柯低头看着铃儿,朗的笑声再起时,语调轻快的似在调侃:“嫁给我吧!”

  赖亭柯随即低侧着头,在铃儿耳边低语一声:“我最不能的,便是看着她为难!”

  铃儿猛然一愣,自己让皇后娘娘为难了吗?!转而仰头看着赖亭柯,却在赖亭柯眼里看到了坚持和某种彼此能看懂的协议,一个只需要铃儿点头就能达成的协议。

  “好!我嫁给你!”铃儿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即如害羞般垂着头,不敢抬头看苏紫衣,如自己、如赖亭柯,如何能瞒得了皇后娘娘。

  苏紫衣拧着眉刚要开口,赖亭柯先一步拉着铃儿出屋,边走边说道:“我会给娘娘下喜帖,娘娘不会不成全吧?!”

  那样急匆匆的逃离让苏紫衣星眸眯了起来,段凛澈上前将苏紫衣揽在怀里,低声道:“铃儿和赖亭柯合作过,那份默契是有的,别管缘由对错,让他们自己处理!也许对彼此都是机会?!?br>
  “如果放任的最后是个错误呢?”苏紫衣抬头看着段凛澈,赖亭柯也许可以另娶,可铃儿呢?

  “比起尝试的机会都没有的呆在你身边,这样的结果会差吗?”段凛澈捧起苏紫衣的脸笑着道,以苏紫衣对铃儿的情谊必然会将铃儿再次带回宫中,不对食就是违抗圣旨,照铃儿的个性必然私下和太监对食,一旦对食礼成,苏紫衣仍旧会后悔的,倒不如赖亭柯的解决方法,好在赖亭柯也不用因为不婚的原因,面对苏紫衣挂心的眼神了。

  眼见帝后之间的情深意切,几个掌柜紧忙收拾好账本鱼贯而出。

  苏紫衣转头看向吴佩梓和聂轻尘相伴而行的身影,终是忍不住的开口道:“佩梓--,你过的好吗?”

  吴佩梓转头诧异的看向苏紫衣,见苏紫衣的视线在聂轻尘身上上下打量了一圈,最后竟大刺刺的落在了某个部位,吴佩梓瞬间便明白了苏紫衣问这话的缘由了。

  吴佩梓的手缓缓的自聂轻尘手中滑落,撇开的视线闪躲着,贝齿咬碎了强撑的那抹浅笑,在聂轻尘拧起眉头将她拥进怀里时,不拒绝也难以相偎。

  段凛澈落下搭在苏紫衣际的手,转身先出屋,经过聂轻尘身边时,低声问道:“断袖之癖吗?”

  聂轻尘瞬间一脸青绿,忍不住吼一声:“谁说的--?”

  “跟朕出来!”段凛澈迈步出了屋,随即转身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聂轻尘:“你不会是喜欢朕吧?!”

  看着聂轻尘哭无泪的表情,段凛澈接着道:“不然干嘛朕叫你出来你就出来,连吴佩梓都不要了?!”

  “你是皇上!”你让我出来我敢不出来吗?!聂轻尘内伤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所以你不敢向朕表白吗?”段凛澈轻声一叹,一脸为难的道:“朕只爱紫衣一人,你以后死了这条心吧!”

  段凛澈再次‘一脸正’的看了眼聂轻尘几抓狂的表情,一晚上求不的郁气终于散去,一阵神清气!今晚失的场子,总是要在你这个罪魁祸首身上找回来的!

  屋内,吴佩梓手里捧着苏紫衣递过来的茶杯,凑到嘴边几次又都放了下来,许久才开口道:“你去世的消息传来之后,我们就把婚期延后了,本也没商讨延后的期,我不提他也不提,就这样一拖就拖了四年,直到我爹重病,非着我们成亲!成亲的当天晚上…刚入房,嘉德便带来了秦天冠的死讯,嘉德冲进房,跪下来求我,只要我脖子上的玉坠给秦天冠陪葬,他说…,这是秦天冠临死之前一直心心念念的…”

  吴佩梓声音有些哽咽,眼泪在眼眶打转,似乎又回到了那天晚上,突然知道秦天冠死去的消息时的难过和伤感,眼泪终是忍不住滑落:“我了凤冠霞帔,跪在院中烧了一夜的纸钱,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可那是秦天冠呀!我做不到无动于衷!…聂轻尘一直没有出现,那夜之后,他白对我依旧,只是晚上从不宿在我屋里…”

  屋外,段凛澈咬牙听着聂轻尘喋喋不休的说着当年的事,如果不是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件事,别再让苏紫衣分心,段凛澈绝不会允许自己将时间浪费在这里,还有一大堆奏折没批呢。

  聂轻尘似乎没发现段凛澈的不耐,只顾低声嘟囔着:“她在房夜了凤冠霞帔,只着了件白色的中衣亵跪在院中烧纸,而且…哭的伤心绝,聂氏的长老说这样是对聂氏祖先不敬,对聂氏晨运不利,让我休了她,我不干,长老们又让我罚她跪祠堂三,我就去替她跪了,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她将玉坠送给了嘉德…”

  “玉坠?”段凛澈挑了挑眉。

  “佩梓曾说过,那玉坠便是她的心意,只送心之所属!”

  段凛澈冷声一笑:“你该不会以为吴佩梓喜欢上嘉德了吧?”

  “怎么会?!”聂轻尘轻笑着摇了摇头:“只不过我曾经答应过秦天冠,佩梓没喜欢我之前,我绝不会强迫她!”

  “如此…,你那本聂氏房术秘册,平时是如何揣摩的?”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苏紫衣回到宫里,听段凛澈讲到这彻底凌乱了。

  段凛澈嘴角一勾,自怀里拿出那本秘册,晃了晃道:“可朕觉得,这才是重点!”

  伸手将苏紫衣锢在怀里:“你的承诺,朕还记得呢!”

  “他们…”

  “放心…,这两个人这么些年来只差那临门一脚,朕已经将这事交给了薛晓宇,把当年在朕身上用过的药,都一一试一次,看看聂轻尘的耐力比朕如何?”

  三个月后,刘凯旋卸了甲,一代女将就因为一次酒后失足,入错了房上错了,不得不为肚子里的孩子重入靖王府!只是刘凯旋怎么也搞不明白,前后差了一排屋子,自己怎么会走错房进了段千黎的屋子进而酒后强了他?!

  事后,刘凯旋怎么也想不起强了段千黎的滋味,这也成了刘凯旋这辈子最为遗憾的事!

  夜小爱生下夜苏纣后不久,吴佩梓也怀了孕。

  所以段凛澈总说,聂轻尘是独自研究房术久了,耐力差大了!

  而镜月不明白的是,那个夜苏纣不过是个出生不到三个月的小东西,怎么会见到自己就扒住不放,那双桃花眼一看到自己就绿的和狼似的,在自己怀里谁都抱不走,不过倒是知道讨好自己,有什么好吃的都给自己,凡是自己喜欢的,都毫不客气的抢来放自己怀里,这不--

  镜月看着夜小爱右臂下挂五彩苏的五阶祭司服,低声嘟囔道:“我跟你娘学了这么久的巫蛊术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那么一件衣服!”

  “*%#*(扒了)”夜苏纣撅着不受控制的声线吼了一声,转而从镜月的怀里爬下来,直接去扒夜小爱的衣服。

  “终于想吃了吗?”夜小爱配合的解开外衣,刚要再进一步,便看着那小东西拿着自己的衣服连滚带爬的扑回镜月身边,衣服递过去时还一脸谄媚。

  “段镜月--”夜小爱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儿子:“你给纣下了什么盅,我怎么查不出来?”

  小镜月仰头一笑,随口便胡咧咧一句:“千年盅!”

  夜苏纣闻言咬着下粉,对!是千年盅!

  苏紫衣抱着段镜暄去看望蓝月仪时,无意中发现那个和儿子一般大,两人疯成一团的弟弟,手心里竟然有颗圆如珠的胎记,落在手心正中央。

  蓝月仪说他像是掬着一颗珍珠出生的。

  苏紫衣不知为何,不自觉的开口道:“像是掬着一滴泪!”

  看着不识愁滋味的弟弟那纯净灿烂的小脸,苏紫衣又摇头一笑道:“便是泪,也是笑出的泪!”

  段凛澈走进来,将苏紫衣拥在怀里,抬头看向蓝月仪时,突然开口道:“父皇今寿辰,娘一起到宫里庆贺吧!”

  蓝月仪一愣,随即咬着下连说了三声:“好!好!好!”苏紫衣反身埋入段凛澈怀里,深一口气,仰头一笑:“谢谢你!”

  段凛澈抬手住苏紫衣的,母后前自惠州来信,说她已经找到了那个等了她一辈子的人,一起纵马在草原之巅,不求富贵,只求不再有遗憾。

  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圆人生努力,自己可以,为什么不给紫衣一个圆的人生!

  “没有‘谢’,我们是一家人!”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强娶嫡女:阴毒丑妃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你好酷书屋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强娶嫡女:阴毒丑妃》是由作者星几木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玄幻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4 完美大结局及强娶嫡女:阴毒丑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玄幻小说强娶嫡女:阴毒丑妃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你好酷书屋 www.nihaoku.cn)立场无关。